钟祥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统御万界 第一二八章 命灯武技(下)第四更!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44:06 编辑:笔名

统御万界 第一二八章 命灯武技(下)第四更!

火云隐雷手命灯境五阶,乃是以掌法幻化火云,暗藏威力巨大的“隐雷”拳法,一旦施展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定,却又杀伤力巨大,威风八面。

火海横流身法同样是命灯境五阶,正是孙昂现在最需要的身法,和火云七变有些类似,不过无论是度还是灵活性都要胜出许多。

除此之外,火海横流身法配合孙昂的火能元息营造出来的火海,更具有隐蔽性。

三部命灯境五阶的武技,各自一百二十功勋值,孙昂仅仅花去三百六十功勋值。还不到他现在“存款”的一个零头。

于是有些不甘心的孙昂又去六阶武技之中搜寻,希望能顾找到一部合适的六阶武技,但是这些六阶武技虽然威力更大,却没有和他契合度非常好的。

孙昂皱了皱眉头,又拿起了那本最高等级的龙困浅滩身法。

命灯境五阶武技一百二十功勋值,六阶两百四十功勋值,七阶四百八十功勋值。

价钱对于孙昂来説不是问题,但是理智告诉他,没必要为了这部奇怪的身法浪费功勋值——是的,不管让谁来看,这部身法都显得很古怪。

它之所以能够被评定为七阶身法,在孙昂看来,不是因为威力有多大,而是因为想要修炼成功难度非常大。

也就是説这是一部难度达到了七阶、威力却远没有达到的身法。

其中记载着各种身法动作,难度高的惊人,就算是让孙昂来修炼,他都未必有把握在自己迈入命桥境之前修炼成功。

但是这些高难度的身法动作,却对于战斗并没有多大帮助,很多动作显得有些“多余”。

孙昂尽管在不缺四百八十功勋值,可是觉得没必要花在这部身法上。

理智不断的在劝説自己,但是不知不觉当中,仙帝心魔“贪婪”动:这可是七阶武技啊,自己还从来没有修炼过这么高等级的武技!

他又不停地想要将这部身法兑换出。最终,仙帝心魔占据了上风,孙昂一咬牙,将龙困浅滩身法也取了下来。

带着四本典籍,他走出了这座书库。

武技书库旁边就是另外一间很小的书库,防御更加严密,这里存放的是命灯境的修炼心法。

相比于武技,心法的代价更高。一部五阶心法需要支付五百功勋值!六阶翻倍,以此类推。

孙昂想到自己的龙脉聚气已经不合用了,于是索性进去碰碰运气。

小书库中藏书只有数百册,孙昂很快就看完了,很遗憾他的功勋值画不出去了。这里的心法很多很不错,但是没有龙脉聚气的后续心法。

孙昂撇着嘴出去,找到了李老扣除功勋值。三本五阶武技,三百六十功勋值,龙困浅滩身法四百八十功勋值,一共八百四十。他还剩下五千零六十功勋值。

孙昂带着四本典籍返回自己的住处,潜心修炼一晚,将蛮荒火象踏修炼入门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吃了早饭,精神抖擞的准备去上课,听一位导师讲解了个属性元息之间互相触、组合累加提升威力。

然后,他美滋滋的来到了中级弟子区域,等着乔广复。

乔广复下课远远看见他掉头就走,孙昂连忙追上去:“乔姑娘!”

乔广复气的咬牙切齿:“不准喊我乔姑娘!”

“你只要像个爷们一样还钱,我保证不喊了。”孙昂摆出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。

乔广复无奈了,拉着孙昂到一边,小声説道:“能不能宽限几日?”

孙昂摆出皮笑肉不笑的恶人嘴脸:“不是吧,打赌的时候你可是很痛快的,怎么付账的时候就拖拖拉拉了,不如这样,我帮你宣传一下,玉罗的人都是……”

“够了!”乔广复怒吼着打断他:“这是十万玉钱,你先拿着,肯定不会少了你的。”

孙昂明显怀疑的看着他,乔广复恼火道:“我回去跟家里要。”

孙昂遗憾的diǎndiǎn头:“好吧。”

可惜啊,这家伙家里有钱,不然的话孙昂还准备了各种“恶霸招数”吓呼他。

……

啪!

一只茶碗砸在了乔广复的头上,父亲乔天恒气的浑身抖:“你个蠢货,五百万玉钱啊,你爹我一年才挣多少钱?你一句话就输出去了?你给我滚,我没你这个儿子!”

乔天恒的确气疯了,乔家的确家大业大,但是那是乔家。乔天恒负责整个乾明的生意,每年固定从家阿里领取俸禄一百万玉钱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家族年底分红大约三百万玉钱。

加在一起也不过四百万,可是儿子一句话就输出去五百万,他等于一年多没收入。

“爹……”乔广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保住了父亲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:“我知道错了,可是事关咱们玉罗人的信誉,不能不给啊。”

“你个蠢货,到现在还没看出来,这是孙昂那个混蛋再给你下套?他要是没把握,怎么可能会跟你打赌?你真以为他是六大古朝、三大圣教的大世家核心子弟?每个月一百万玉钱?”

他老子这么一説,乔广复猛一下子明白过来了,思来想去,一个人浮现在脑海中:“鱼沛兰!”

整件事情如果不是鱼沛兰在一旁煽风diǎn火,绝不会展到这个地步。

乔天恒仰天一声长叹:“罢了,这件事情咱们只能吃个哑巴亏了,五百万余钱啊,唉!”他老子心疼的要滴血,越看这个儿子越不顺眼,一脚踹飞了出去:“给我滚!”

乔天恒在明京也算是摸爬滚打多年,白道****都有些手段。赶走了儿子,他冷静下来,琢磨着能不能通过什么“办法”,让孙昂主动放弃这笔钱。

他正琢磨坏主意呢,有下人慌慌张张飞奔而来:“老爷

,老爷,大事不好了,咱家所有的商铺,都被官府的人给查封了!”

“什么?”乔天恒大吃一惊:“怎么会这样,我们例钱从来不缺他们各个衙门的,逢年过节还有额外的孝敬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那下人也着急道:“不知道啊老爷,下边人説那些官差来了,一改往日的和气,铁面无私,毫不犹豫的把所有人都赶出去,然后贴了封条就走了。他们连塞银子转圜的余地都没有。”

乔天恒连忙道:“准备十万玉钱,我出去一趟。”

乔天恒准备了丰厚的礼物,挨个拜见他平日里拉上关系的明京官员,但是今天奇了怪了,往日里贪婪无比的这些家伙们,今天格外“清廉”,将他的礼物丢出来,见不肯见。

乔天恒奔波了一整天,总算是买通了一个低级官吏,对方悄悄告诉他,四殿下出手了。原因很简单,不还孙昂的赌债,你这些店铺别想开门。

乔天恒傻眼了,他上午还在盘算,用什么“非常规”的手段胁迫孙昂主动放弃这笔赌债,结果人家就先一步出手。胁迫他赶紧还钱!

“这、这这……”乔天恒仰天一声长叹,挥手道:“跟家里报告情况吧,我动用临时处决权,预先支取家族资金五百万,回头从我的俸禄里扣除。”

人家背后可是四殿下,可能是未来乾明王朝的天子,跟这样的存在赖账,那不是找死吗。

这件事情他只有一个选择:认栽。

……

四殿下不耐烦的用杯盖敲着茶碗:“事情都给你办了,你还赖在本王这里做什么?”

孙昂嬉皮笑脸:“我跟殿下很久不见了,甚是想念,有很多话要跟殿下説。”

四殿下哼哼一声,毫无热情道:“那你倒是説啊。”

“哈哈,今天的天空好蓝啊。”

“殿下越英俊了。”

“王府中更有气派了。”

説完这三句,四殿下没有一diǎn接话的意思,孙昂也没词了,顿时尴尬。可是他不管四殿下怎么催促,就是不肯走。

终于终于,一道倩影乳燕归巢一般从外面飞进来,伴着一声银铃般清脆的声音:“我回来啦。”

孙昂大喜迎上去:“依蕊妹妹!”

四殿下一个哆嗦:“掉了我一声鸡皮疙瘩。”

孙昂脸皮厚无所谓,满面笑容看着邱依蕊,两人确实很久没见了,邱依蕊有些害羞:“你、你也在啊。”

四殿下没好气道:“你不是説戌时才回来吗,怎么刚过酉时就急急忙忙回来了?”

邱依蕊扭扭捏捏的:“那场戏唱得不好听,没意思,我、我就提前回来了。”

她当然是听説孙昂来了,所以才急急忙忙赶回来的。

四殿下一眼看穿她,本待怒,忽的想起自己当年和她娘不也是如此心情?暗暗一叹,于是也不説什么了,摆摆手自己走了。

“那五百万余钱,本王要分一百万!”

“什么!”孙昂差diǎn跳起来,鱼沛兰一百万,四殿下又要分一百万,自己只能得到三百万。

面前的邱依蕊静如湖心白莲,恬恬笑着看着他。孙昂一声长叹:“算了,我孝敬您了。”

两人聊了几句,王府管家进来:“小姐,开饭了。”

孙昂站起来:“正好,我也饿了。”管家有些无语的看着他,孙昂一瞪眼:“看什么看,四殿下收了我一百万玉钱,管顿饭还不行?”

管家顿时觉得理亏,捏着鼻子也算上他。
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的电话是多少
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大概得多少钱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电话号
临沂爱尔眼科医院要花多少钱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电话是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