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祥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莱州湾结冰面积增加扇贝养殖户凌晨出海抢收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3:28:17 编辑:笔名

莱州湾结冰面积增加 扇贝养殖户凌晨出海抢收扇贝

26日,莱州海庙港,养殖户拉回满满一船扇贝。赵金阳摄26日,莱州海庙港,养殖户将收获的扇贝装车。赵金阳摄虎头崖新港附近的养殖池,边防民警帮助工人破冰取氧。赵金阳摄又冷又累,出海收获扇贝的养殖户坐在满是冰泥的船头休息。赵金阳摄莱州海庙港,出海收获扇贝的渔船在浮冰上行驶。赵金阳摄

今年的海冰比去年提前约20天,据26日最新数据统计,莱州湾结冰面积已达805平方公里,占总面积的9.47%,比前两天有所增加。由于海参和扇贝是室外养殖,目前受海冰影响最大,海庙港的不少渔民凌晨就出海抢收扇贝。

在虎头崖中旺,任潘忠的100亩海参池表层结了六七厘米厚的海冰。养殖池一直靠自然潮汐换水,现在海面结冰了,池子里的海参和鲈鱼等水产养殖品得不到充足的阳光和氧气,初冰期就得利用人工破冰充氧等方法给“冬眠”的海参增氧。

但养殖池的冰结成了整块,破起来十分费力。边防民警得知后,26日上午9点半左右便赶到任潘忠所在的虎头崖中旺养殖池增援。

对于扇贝养殖户来说,虽然经历了之前的紧急抢收,但还是有部分扇贝在海里,抓紧把海里剩下的扇贝收回来是最要紧的事。26日中午12点左右,海庙港3艘船载着满满的扇贝笼靠了岸。一辆汽车起重机慢慢地将工人们绑好的扇贝笼拉起,放到岸边停放的货车上。

扇贝没收完,老板娘邵女士十分焦急。“遇着刮风天,有时一个礼拜都出不了海,我家还有六七千笼扇贝没收回来呢。”司机孙师傅告诉,为了能早早收回海里的扇贝,渔民们凌晨一点就出发了。

国家海洋局烟台海洋环境监测站主任郑东告诉,根据26日统计数据,莱州湾的结冰面积已达到805平方公里,占总面积的9.47%,与前两天相比有所增大。

专家解读

湾口小、持续低温是莱州湾结冰主因

除了受极冷天气影响,前期持续的低温及降雪都是形成重海冰的有力条件。由于气温的持续走低,直接造成海水大量散失热量,低温使海水温度低于常年,降雪在海面上形成凝结核,极冷事件触发海冰的快速增长。

山东半岛莱州湾湾口比较小,水体交换慢,这也是导致结冰的重要因素之一。有专家指出,海岸工程设施会改变原来的水动力环境,大量淡水和污水入海,改变了海水盐度,这都会对海冰形成和局部冰情造成影响。人为活动对海冰的影响显着,特别是莱州湾海上设施众多,应该引起业内的关注。

据海洋专家介绍,传统的养殖靠自然的潮汐换水,由于海面结冰和冬季枯水期,自然潮汐换水不能缓解冰情,加上养殖区一到冰期就面临冰封,导致水产养殖品得不到充足的阳光和氧气,只能利用人工充氧和换水的方法满足养殖条件。

现有小面积池内养殖在初冰期一般采取人工破冰自救;大面积养殖池就得采取人工水泵换水,有条件的养殖户可以购置专门针对养殖池设计的大型充氧机,进行人工充氧。

扇贝养殖户

还得四五天,养殖的扇贝才能收完

26日中午12点左右,海庙港3艘船满载着扇贝靠了岸。在岸边等候的老板娘邵女士忙着指挥运输。

邵女士说,她家养了2万笼扇贝,9月底收了一部分,现在还有六七千笼没有收回来,估计还得四五天才能收完。“凌晨就出海了,一天就能跑两趟,一船能装1000笼,就怕变天。”邵女士说,一旦遇着刮风天出不了海,在潮汐作用下,扇贝不断摩擦悬挂扇贝笼的绳子,绳子一旦断裂,扇贝便会沉入海底,无法打捞。

船上的6名渔民把扇贝笼绑好,岸边的汽车起重机慢慢地将绑好的扇贝笼拉起,放到岸边停放的货车上。一会儿,另外两艘渔船也靠了岸。等候在岸边的货车司机孙师傅告诉,这家的扇贝养在10海里处,跑一趟得一个半小时,为了能早早收回,渔民们凌晨一点就出发了,中午回来的船已经是第二趟。

据当地扇贝养殖户介绍,这两年扇贝的收成并不算太好,原因是扇贝养殖在近海投放的数量多了。

就拿今年来说,投入量是2010年的2倍,在有限的海域面积里,密度大影响了扇贝的生长,扇贝个头小,数量投入是一定的,产量少,收入就少。但也有收成不错的,金城镇有两家扇贝养殖户的扇贝一斤80个丁,一斤能卖14.5元,这在养殖户里算不错的。

海参养殖户

边防民警帮忙破冰,半小时破开一小块

在虎头崖中旺,任潘忠的100亩海参池表层结了六七厘米厚的海冰。养殖池一直靠自然潮汐换水,现在海面结冰了,池子里的海参和鲈鱼等水产养殖品得不到充足的阳光和氧气,初冰期就得利用人工破冰充氧等方法给“冬眠”的海参增氧。

但养殖池的冰结成了整块,水下约20厘米的地方还有一层冰,破起来十分费力,加上气温还在持续下降,刚破的冰不用多久便会再次冰封,养殖场的工人们实在吃不消。边防民警得知这一消息后,26日上午9点半左右便赶到任潘忠所在的虎头崖中旺养殖池增援。

两名边防民警拿着铁锨、镐头,同两名养殖场工人走上早已被“钉在”冰面的小船。一铁锨下去,冰面向下一颤又浮上来,连续铲几次,才能破开一小块冰。半小时过去了,尽管4个人使出了浑身力量,但仅破开了船周围约3平方米的冰面。

“破开也没用,不到晚上就冻上了。”任潘忠盯着上冻的池子说,能破开的只是表层冰,水下20厘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一层冰。

“池子冻了,想卖海参也卖不了,只能等了。”任潘忠每天都来池边转一转,有时看到冰面的死鱼也很心疼,“现在刚结冰,影响不大,到盛冰期就难熬了。”任潘忠说,一个冰封期后,一个养殖池的减产率能达到约20%。他只盼着冰封期能早点儿过去。

阳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汉中白癜病医院
平顶山治疗龟头炎费用
阳江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汉中白癜风